牙牙(つД`)

各种粮都吃~

【狗崽】我一直都等着你


·微虐!微虐!微虐!重要的事情说三遍!!

 
·有几句话的博晴哦qwq
 
 
·半穿越文体,灵感来自于伦桑大总攻的《缘》,建议听一下~配合食用更佳哟~~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1.
妖狐和大天狗在一起了。
 
 
听说还是妖刀姬昨天早上从大天狗的房前经过,正好看到他们一起从屋子里走出来,妖狐的脸红扑扑的,一手扶着腰,另一只手搭在大天狗抬起的右臂上。脸上的神情羞涩中带了一点娇嗔,还隐隐透出一种恋爱时才特有的幸福气息。
 
大天狗只是宠溺的笑着,搀着妖狐慢慢走下门口的竹阶。
 
妖狐一抬眼看到对面一脸懵逼的妖刀姬,尴尬的笑笑,随后原本淡樱色的脸颊又红了几分,那一副娇羞欲滴的小媳妇模样娇媚入骨,直叫大天狗差点再次忍不住将他扑倒。咽了咽口水,大天狗恨恨地咬牙。
 
今天晚上你给我等着吧。
 
妖狐也察觉到了身边人的气息变化,伸出手轻轻掐了一下大天狗筋骨分明的手背。
大天狗这才想起来现在还有外人在,急忙将体内蠢蠢欲动的欲望又使劲掐灭。
 
妖刀姬默默地看他们两个之间的互动,自然也把大天狗脸上的表情变化一丝不落地收进眼底。
 
果然,这两个家伙有奸情!
 
她再次向对面的两只妖投去暧昧的眼神,随后转身大踏步走出了院门。
 
 
 
于是,第二天全寮的人和妖全都知道了他们俩在一起的这件事。
当妖狐和大天狗在第二天中午跟着晴明阿爸去打大蛇的时候,周围的妖们都自动为他们让开一条道,就连平时话很多的晴明见到这对“新婚小夫妇”也说不出什么话来,只轻轻拍了拍他们俩的肩膀,淡淡地看了一眼妖狐脸上的神色。
 
嗯,其实性别什么的他并不在乎,毕竟自家总攻大人也是…咳咳咳……
怎么说偏了…对,我要说的是,只要是真爱,其他一切都只是衬托罢了。
问这世间,有什么能阻隔两颗紧紧相爱的心?
 
妖狐也转过头,静静地看着大天狗美如神祗的侧颜。淡樱色的柔和线条,阳光透过长长的睫毛,在脸上投下浓密的阴影,中厚的唇瓣,此时因为心情好的缘故嘴角微微向上勾起一抹温暖的弧度。
 
小生的狗子真好看qwq
 
大天狗注意到自家小媳妇痴痴的眼神,轻笑一声,长臂一伸,将身侧的人儿揽进怀里,低声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,果然看到妖狐白皙的脸瞬间红透。轻轻抚着他柔顺的白发,说道:“快走吧,过一会阿爸要等急了。”
 
说着又笑着看了一眼晴明已经黑成炭的脸。
 
晴明内心:好想凭空召唤博雅嘤嘤嘤~~
 
大天狗放开妖狐,展开宽大的墨黑色羽翼,拉着他和晴明向御魂副本的方向飞去。
 
 
果不其然,整整一天都看着妖狐和大天狗秀恩爱。
 
 
大天狗一直故意给妖狐让鬼火,而妖狐因为得到了大天狗的关爱,竟是次次暴击,甚至还屡屡打出二十突。
这下晴明是真心没话可说了,只好由着他们俩秀呗。
 
一天下来,收获倒也不少,至少有五个四星针女摆在那,也是把众妖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果然夫妻同心,力量倍增啊有木有!
 
就这样欢欢喜喜的过了几日,源博雅突然到寮里来,说要带晴明出去参加一个酒会,叫晴明也带上几个式神。
这下寮里可就炸了窝了,所有式神都吵着要跟晴明一起去酒会。晴明觉得头都要炸了,见众妖的身影中独独少了妖狐和大天狗的身影,便大声拍手,叫到:“我…我我我我决定了!我要把咱们寮的新婚小夫妇带出去秀一秀,亮瞎那些单身狗的双眼…哼哼哼,准备接受狗粮雨的洗礼吧哈哈哈哈!!!”
 
众妖:满头黑线ing…
 
晴明便不再说话,直接向着SSR大院子就走了过去。
 
此时的妖狐正靠在大天狗的怀里,脸上半挂着大天狗的红色面具,一只手拿把扇子轻轻扇动,另一只手紧紧握着大天狗的手。大天狗抱着妖狐,堪堪坐在院中那棵大樱花树的树枝上,宽大的翅膀从两侧拢住妖狐的身子,好让他能更舒服地坐着。
 
虽然已经做好了被喂狗粮的心理准备,但晴明还是觉得自己脆弱的小心灵受到了伤害。
 
听见晴明的脚步声,两妖齐齐转过头来,看得晴明尴尬地站在原地,半晌才吐出一句话来。
“今天晚上跟我和源博雅一起去参加酒会吧?”

妖狐毛茸茸的狐耳一竖,伸手摘下面具,撑起身来,转身面对着大天狗,相对无言,只一个眼神,他们便将对方心中所想的答案看了个明白。
 
 
 
 
于是,当晚晴明便带着妖狐和大天狗赶到了酒会的举办地,是平安京一家十分有名的酒馆。老板娘是一只年轻的三尾狐,她热情地招呼晴明:
“是安倍晴明大人吧?请跟我来,其他大人们已经等候多时了。”
 
三人跟着三尾狐穿过挂着红紫灯笼的通道,推开一扇纸门,看似小小的红竹吊阁小楼内竟然别有洞天。
 
几张檀木桌拼成一张大桌,源博雅、八百比丘尼和神乐以及各人的式神都已入座,正好空出了三个位置留给晴明。
 
晴明嘴角一勾,自然地走到源博雅身边的位置坐下。妖狐本来打算坐在神乐家的鲤鱼精旁边的,但是却被一只有力的手臂拢到了另一个座位上。看着身边醋意满满的大天狗,妖狐不满的撇撇嘴,鼓起腮帮子瞪了大天狗一眼,才安分的坐下。
 
“让小生撩一下小姐姐都不行,说狗子你是不是不爱小生了?”
 
大天狗闻言,扳过妖狐的肩膀让他和自己对视,随后一字一顿清晰地说道
“怎么会呢,吾会吃醋就是因为太爱你了。吾大天狗今生今世,三生三世,永生永世,都只爱妖狐一妖。”
看着大天狗认真无比的眼神,妖狐的心怦怦的跳着,耳边只回荡着大天狗的那一句话,

“今生今世,三生三世,永生永世,都只爱妖狐一妖。”
 

原来,这就是被爱、被疼的感觉啊。

这样的感觉,真好。
 
冷不防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滑落,妖狐有些慌张地想要抬手擦去,却已被大天狗抢了先。
他疼惜地将妖狐的泪一滴滴吻去,动作轻柔得好像是在对一个轻轻一碰就会破碎的艺术品。这种温暖的触感,令妖狐的心里也暖暖的,胸中仿佛有什么破碎了,又仿佛有什么正在一点一点地填满。
 
大天狗见怀里的妖有点发着呆,心中更加心疼妖狐了。
 
听说,妖狐不是晴明召唤出来的,而是姑获鸟从枫叶林中捡来的。也许是因为拥有不堪回首的回忆,妖狐从小就十分怯生,只要一有妖接近他他就会立刻远远地跑开。也就是因为这样,他从来没有尝到过被疼爱的滋味。
 
“不管遇到姑获鸟之前,你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,从今以后,吾都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,吾会疼你一辈子的。”喃喃的一句话,让当场好多妖都倍感温暖,妖狐能得到这位大妖的爱,真可以说是三生有幸。
 
“好了好了,再这样下去饭都吃不成了。”源博雅笑着说道。
右手在空中一挥,门外久候多时的小妖们便端着热腾腾的饭菜走了进来,不一会便摆了满满一大桌。
 
妖狐却觉得没有什么胃口,便拉拉大天狗的袖子:
“小生不想吃了,我们出去吧。”
大天狗对着晴明使了个眼色,晴明会意,轻轻戳了戳源博雅的大腿。
源博雅也不好说什么,毕竟是人家的私事,只好让大天狗和妖狐先行离场回了寮里。
 
 
 
是夜,大天狗再次揽着妖狐并肩坐在樱花树上,妖狐手里提着大天狗第一次见面时送他的金鱼花灯。
 
“谢谢你,是你让小生体会到了什么是爱,谢谢你给了小生温暖。”
 
妖狐这样对大天狗说着。
 
大天狗没有说话,只是吻了吻妖狐额头上殷红的妖纹。
 
随后开口道:
 
“吾更该谢你,谢谢你出现在吾的生命中,谢谢你……让吾爱上了你。”
 
妖狐嘴角勾起,轻轻靠在大天狗结实的胸膛上,慢慢阖上了眼眸。
 
大天狗静静地看着妖狐在月光下圣洁美丽的睡颜,俯身,把唇贴在了妖狐的唇瓣上。
 
月下,樱花树上两只妖相拥而吻,紧贴在一起的,还有两颗紧紧相爱的心。
 
 
那日,大天狗曾低声在妖狐耳边说:
 
 
 

“吾会娶你。”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2.
大天狗特地向晴明求了一个吉日,举办他和妖狐的婚礼。
 
婚礼前,他从柜子里翻找出一个精致的檀木盒。
 
此刻,妖狐正坐在化妆镜前,将耳边的几缕白发小心翼翼地编在脑后。
他以前曾跟别人学过怎么编繁琐的新娘头,此刻正好派上了用场。
 
大天狗正好抱着木盒走进,见妖狐正以一种别扭的姿势费劲地编着头发,轻笑一声,走过去接过他手中的头发,熟稔地编织起来。修长的手指来回穿梭,不到半晌,便已编出一个漂亮的新娘头。妖狐从镜子里看着大天狗的脸,笑着问:“小生真没想到,大天狗大人居然还会这一手。”
 
“就是为了这一天能让你风光地嫁给吾啊。”
 
说着拿过那个檀木盒递给妖狐。
妖狐迫不及待的打开盒子,只见盒中装着一件华美的红色嫁衣,肩膀处特别添加了黑色貂毛的披肩装饰,更为整件嫁衣添加了华丽和复古感。
妖狐开心地笑着,眉眼弯弯:
 
“狗子你真好~”
 
大天狗捏捏他的脸:
 
“你啊,吾就知道你喜欢漂亮衣服。还有这个。”
 
说着像变魔法般从身后抽出一支金色鹤羽簪。
 
妖狐接过簪子,小心翼翼地捧着,这支簪子做工十分华丽,一看就是出自名家之手。
 
“这簪子…总觉得不寻常呢”
 
妖狐抬头,看着大天狗的眼睛问道。
 
大天狗也不避讳:
 
“这是吾的母亲留给吾的。”
 
妖狐怔怔的看着大天狗,他…竟然愿意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自己。
 
大天狗从他手里拿过簪子,小心翼翼地帮他簪在脑后。
 
“好看。”
 
妖狐轻轻地笑笑,便把大天狗往门外推搡。
 
“好了小生要换衣服了你先出去等着吧。”
 
大天狗笑着摸摸他的脸:
 
“又不是没看过,这时候倒害羞起来了。”
 
妖狐倒是难得地没有说什么,只更加使劲的把大天狗一下子推了出去。
 
 
大天狗撇撇嘴,只好站在樱花树下静静地等着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却不想,这竟是他一生噩梦的开始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大天狗在树下等了半个时辰,见妖狐还没出来,便偷偷推开门向里面看去。
 
 
房间里充斥着浓郁的血腥味,令大天狗心里一下子涌上了不好的预感。
 
 
 
“妖狐?妖狐?!!!!”
 
 
 
远远看见里室那倒在血泊中的人儿时,大天狗只觉得自己的整个世界都破碎了,他疯了一般的扑过去将妖狐抱在怀里,摇晃着那副已经开始透明的身体。
 
妖狐虚弱地睁开眼,看见面前的大天狗时嘴角无力地勾起。
 
“大…咳咳……大天狗,你…你别伤心,这一切…都是……咳咳咳..是小生命中该有的…咳……劫数…”
 
大天狗什么也听不进去了,抱着妖狐往外面冲,在人群中一下子锁定住了花鸟卷和莹草的身影。
 
莹草听见身后狂奔的脚步声和红色身影,刚想笑着调侃,但却在下一秒泪水冲破眼眶。
 
“狐崽!!!狐崽你怎么了啊啊!!!!”
 
周围的人听到莹草的叫声都跑了过来,见到眼前的场景都吓得呆住了。
 
妖狐还是微睁着双眼,尾尖和耳朵已经变得透明,整个妖轻得吓人,面色如纸一般惨白。
 
大天狗眼圈通红,眼珠布满血丝,对着莹草大吼着:
 
“快点救救他啊!!快点,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不能让他有事!!!!”
 
莹草努力克制住颤抖的手,抽噎着慢慢敷上妖狐的手腕,却在接触到那微弱脉搏的一瞬间眼泪更加汹涌地夺眶而出:
 
“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!!妖狐啊啊啊啊!!!”
 
看着伏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的莹草,大天狗再也支持不住自己的身体,一下子跪倒在地,胸中那颗跳动的心脏此刻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的揉捏、撕扯般剧烈的疼痛。
 
妖狐用最后一丝力气,慢慢抬起手敷上大天狗的脸颊。
 
“小生…还有一句话……没有跟你说呢”
 
随后吃力地把身子靠在大天狗怀里,唇瓣一张一合间,动听的声音清晰得毫无一丝颤抖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




“我爱你。”
 
 
 
 
 
 
 






在话音消散的一瞬间,终于化作无数只冰蓝的美丽蛱蝶,向着天空的方向四散飞去。
 
 
大天狗什么也听不见,什么也看不见,他的世界破碎了,碎得七零八落,残渣四处飞溅。
 
他的心,再也拼凑不完整了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
3.
自那以后,他问遍地府天宫、寻遍鬼界人间,都再找不到那妖狐的身影。
 
晴明告诉他,妖狐的母亲因为被自己的丈夫背叛,从而把憎恨一并延伸到了当时还不满周岁的妖狐身上,在他身上埋下了阴狠的诅咒。
 
妖狐活不过二十四岁,这件事只有晴明知道。
 
大天狗仍然坚持着,用他不死不灭的灵魂,寻遍世间每个角落。
 
 
他相信,妖狐总有一天会再次回到自己身边的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







转眼间,沧海桑田,已过万年之载。
 
夕日的平安京现在已成为日本最大的豪华都市,各种美食街、商业街纵横其中,每年都能吸引无数游客到此游玩。
 
大天狗现在是日本一家上市企业的老板,每天下午他都会到楠竹三町目街角的咖啡馆坐一坐,喝上一杯浓郁的拿铁咖啡,享受一下难得的清闲时光。
 
一个暖风和煦的下午,大天狗如往常一样坐在店内靠窗的位置,喝着一杯拿铁,眼睛却时不时向外瞟着。
 
他在期待着些什么呢?
 
接连不断的风铃声响起,看来今天客人挺多的。不一会,座位就坐满了。
 
大天狗并不在意周围谈论他的女性们,自己向来都是这样吸引异性的注意。他只是专注地看着窗外,一手拿着咖啡,另一只手慵懒的搭在沙发背上。
 
连自己身后有轻盈的脚步声靠近也没察觉到。
 
“那个…..先生,请问小生能坐在您旁边吗?”
 
这个声音,怎么总觉得有些熟悉…?
 
小生…
 
 
转身看那人样貌,白净的小脸,一双清澈的淡金色眸子,额头有一朵淡到几乎看不见的红色细纹,一头白色的短发阳光可爱。
 
 
 
 
 
 

只一眼,有人泪如雨下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

我,一直都等着你啊